媒體信息

News Center

史玉柱:征途黃金醬酒是我的愛好跟事業,不會賣掉

2022.07.10

7月9日晚,巨人集團創始人史玉柱在常州出席了征途與黃金醬酒戰略合作發布會并發表演講。這是史玉柱在今年疫情之后第一次離開上海,也是他最近三年第一次公開露面。他在演講中談及近期外界關注的Playtika項目,游戲行業、白酒行業,以及此次征途與黃金醬酒的戰略合作。

 

 

以下為演講全文:

 

大家晚上好,很高興能和征途的玩家以及我們黃金醬酒的合作伙伴們,今天在這個美麗的地方度過一個愉快的夜晚。

 

出售的Playtika是生意,游戲和醬酒才是事業 

 

今天是我從今年上海有疫情以來第一次離開上海,所以這個出門本身還是很高興的,當然我在家也沒閑著,我現在主要在出售我們以色列有個公司叫Playtika,我最近一直在忙這個事兒。

 

這個事兒對我們來說有兩方面,一是巨人集團有個目標,一年內把負債清成零,所以我們通過這個出售基本上能達到這個目標。其實更多的一個是,我們5年前收購的這個以色列公司,當時花了46億美金收的這個公司,盡管花很多錢,但是它對我的感覺這是一個生意,它不是自己的事業,所以在適當的時候應該退出。

 

今天晚上是我們兩個項目,一個征途,一個黃金醬酒,這個都是我們的事業,所以感覺不一樣,所以你們也不用擔心將來有一天我會不會把這倆給賣了,絕對不會賣的。游戲、黃金醬酒這兩個是作為我們的事業去做的。

 

喜歡游戲是人的天性,游戲會是長青行業 

 

第一個我先談一下關于征途,我為什么會把它當成自己的事業來做,首先我自己喜歡。就像當初為什么做征途,我2005年開始做征途,因為2005年上半年陳天橋把我游戲賬號給我封了,我沒得玩了,沒得玩了自己就投了2000萬就開發,當然后來又補了2000萬,花了4000萬搞了100多人團隊,開發了兩三年,做出來的一個產品。再加上我自己有很多心血在里面,那個階段,我有一年多從來沒開過手機,我整天就在游戲里面跟大家混在一起,對我來說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值得回味的時光。

 

人的天性就是帶著游戲性這個來到人間的,人的骨子里面是喜歡游戲的,不管外面怎么抹黑游戲行業,因為這是人的本性。所以游戲它肯定會是個常青行業。我們征途活了十幾年,現在還是過得不錯的。

 

我覺得就和它這個行業有關,一旦一個玩家他玩上一款游戲的時候,換游戲對他來說其實是很難的,是他很難接受的一件事,因為習慣,朋友在里面的社交關系,他的操作習慣等等。但是我們征途也走過一個彎路,我們是2008年上市之后,這時候其實我就退居二線了,上市之后就遇到一個問題,上市公司它有業績壓力,導致了后面對玩家不夠友好。

 

就是說,那個階段我們研發團隊看得更多的是收入,而不是游戲性。

 

所以,后來我們制作人也換了幾輪,幾年前換小劍(趙劍楓)來負責,我跟他深聊過。我跟他說的中心話題就是,你要把99%的精力放在游戲性上,讓玩家覺得好玩,這是基礎。

 

我覺得他是贊同這個理念的,我覺得他和團隊也一直在往這個方向去努力,這個路子是對的,就像這次的原汁原味的這個《原始征途》,我定期會參加他們的會,每次開會的時間都比較長,我記得我對小劍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不要急。

 

去年上半年我就跟他說,我說這個項目你不要急,然后今年年初的時候,我參加他們會的時候,我跟他提的要求還是不要急,慢慢打磨,一定要打磨到讓玩家覺得它是好玩的,因為只有玩家覺得好玩,你人數才能滾上來,然后這個游戲性才能上來,我覺得目前的大思路是對的。

 

所以我也覺得這個游戲未來等它打磨完,現在好像接近尾聲了吧,我這邊也很看好,如果將來正式推的時候,我也會進去玩。但我進去玩,你們看這個我絕對不會是你們那個區域第一名,因為我以前玩征途絕對不當第一不當老二,因為當第一當老二有失公允,有時候當小號感覺也挺好,以上是我談征途的部份。

 

喜歡喝但酒量只有三兩,疫情期間三天喝一場 

 

第二個我想今天談一下黃金醬酒,黃金醬酒也是我的愛好,因為我愛喝酒,我以前還喝紅酒,現在不喝紅酒了,若干年前我改喝醬酒,其他的酒我就不愿意喝了。因為其他的酒,除了茅臺鎮的酒,其他的酒你要喝多了,第二天頭疼,走路軟綿綿的。

 

茅臺鎮的酒就是這種醬香型酒,最大的好處就是你頭天晚上喝個爛醉,當然喝爛醉對身體不好。喝個爛醉,第二天滿血復活,我覺得它對人體的傷害也會小一些。我現在一周喝酒次數,少的話有2次,多的話4次。但我酒量有點小,二兩、三兩就斷片了,我一到酒桌上斷片是經常的,但是第二天還是能滿血復活。征途是因為我喜歡玩,黃金醬酒我為什么支持這個項目?因為我也愛喝酒。所以你看我們公司做的除了生意、Playtika那是做一個生意,如果是當事業來做的,一定是我自己內心里面是熱愛的、是我自己喜歡的。

 

我對黃金醬酒也有很高的期望,但是我給他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也還是不要急,要有長期的打算,有個長期規劃,這個要做你就要考慮長期。你看我們腦白金都做了多少年了,腦白金25年、26年,今天依然還很不錯。黃金醬酒我覺得應該生命周期更長,因為100年后人還是要喝酒。反正我是很喜歡喝酒,疫情期間我是固定的,每三天喝一場酒,基本喝的都是黃金醬酒,每周在家喝一點。我去過酒廠,我覺得它這個理念非常好,反正對于品質各個方面把握的還是非常好。

 

五名茅臺鎮專家盲評茅臺與黃金醬酒,三人選錯 

 

酒廠釀酒師有一句話,我覺得講的非常好,他說跟茅臺酒是要無限接近。目前的這個口感差異,一般人喝不出來。我舉一個例子,我一個酒友是東方財富的老板叫其實,有一次我帶他去黃金醬酒廠,然后我送了他一點黃金醬酒。回去之后正好趕上遵義、懷仁的專家朋友到上海,他請家宴。這哥們就設計了一個環節,他把他從茅臺酒廠商店買回來的15年陳的酒,和我們送他的15年陳的黃金醬酒,都拿出來。他把瓶子收起來,只標上是一號酒、二號酒,每個人品兩杯,請茅臺當地的這些專家盲品,1號酒、2號酒哪個是茅臺酒,哪個是黃金醬酒?

 

五個人中,三個人錯了,只有兩個人選對。選錯的三個人中,有一位是他們當中最權威的,他選的是黃金醬酒說這是茅臺酒。

 

所以我覺得釀酒師的這個目標非常好。我們發現自己的不足,不斷去完善。在包括品牌的樹立上,繼續做工作。再改進個幾年,我相信黃金醬酒未來會很有希望。

 

跨行業打通游戲跟白酒很難,好在都是巨人產品 

 

今天我們是征途、黃金醬酒合第一次合在一起做事,合在一起舉行這個活動,它不能是很生硬的,要在這兩個產品之間要把它打通。

 

這兩個距離很遠的這個產品要去打通,其實是挺難的一件事,好在它都是我們集團的兩個產品,所以在我們在內部上面是沒有障礙的,這個誰哪邊多吃一點虧,占點便宜其實都無所謂,我相信他們通過打通還是完全有可能成功的,是有這種可能的。

 

因為我們的玩家們隨著年齡的增長,可能越來越需要醬酒了,在游戲里面遇到開心時候喝一杯,慶祝一下。游戲里打架沒打過別人郁悶了,也喝一杯消消氣。

 

因為我們游戲業務上面的人數也比較多,所以它同時又能推動黃金醬酒的事業往前發展。所以我相信兩邊團隊一定能找到很好的結合點,把這兩個產品合作成功。

 

最后我謝謝大家百忙之中來到這里參加我們的晚會,謝謝。

扒下女警的小三角内裤